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守望幸福

开心过好每一天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每逢佳节倍思亲,春节了,忙绿中更加思念亲人,好想回家看看,好想,好想!!

网易考拉推荐

寄往天堂的汇款单……  

2013-12-17 14:48:41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寄往天堂的汇款单…… - 百合清泪 - 一帘幽梦
 

寄往天堂的汇款单…… 

文字:爱弟    编辑:百合清泪

寄往天堂的汇款单,你看到了吗……
疲于奔命,很久没有好好想念父亲了……也不知道他在天堂好吗?转眼阴阳相隔快三年了,我似乎依然能够摸到父亲粗粗的胡茬,依然能够闻到父亲身上浓重的烟味,依然能够看到充满血丝的眼中,那丝长久不能挥去的忧虑……
父亲……
…………
早上,到邮局给远在老家的母亲寄钱――对于农村老人来说,辛苦一生,年迈不能在动时,儿女中能够有几个还算有点良心的,就是他们唯一指望的“社保金”和“养老金”了。我的父母还算幸运,哥哥姐姐尚能在身边照顾,我虽不能膝下尽孝,但节衣缩食每月给他们寄钱确是不可少的。
母亲不识字,所以以往给父母寄钱时,汇款单上都是写父亲的名字。父亲前年去世后,母亲说:“以后汇款还是写你爹的名字吧!妈不识字,再说,你孝敬的这些钱,你爹也应该有份的。”母亲的话让我落泪,我能够理解母亲失去相濡以沫老伴后悲伤的心情,更能理解她对父亲吃苦一生却未能安享晚年的遗憾与心疼。
父母一生育有我们好几个姊妹,颇为不易。母亲常说的一句话是:我们全家的活路都是你爹用一把左撇子斧头一下一下砍出来的!――父亲生前是位不错的木匠,四邻五乡都熟悉他那把神出鬼没的左撇子斧头。父亲从18岁起,就这样年复一年地挥斧不止,去拼他想要的幸福,一直到年迈时再也无法挥起那份沉重……
那年父亲62岁,父亲把我这位村里第一位大学生送往去杭州的路上。分别那一刻,父亲满脸笑容,但眼睛却是红红的――我知道他在强装笑颜。父亲说:孩子,考上大学,你也就迈过了“农门跃龙门”的这道坎!但父亲充满血丝的眼中掠过的那抹忧虑清楚地告诉我,已经六十多岁的父亲,面临的又是一道多么难以逾越的坎……
那时上大学的费用还不是很高,学费一年也就2000元左右,加上自己的节衣缩食,一年的花销大概要六七千元。但对于年迈的父亲来说,这已经算是天文数字了。于是,在我去杭州读书的路上,父亲带着一帮泥水工,瞒着我离家远赴广州打工。临走时跟母亲说,别告诉孩子,让他安心读书,你瞧我的身板,比50岁的人还硬朗。母亲无语,只能卷起眼角试泪。
大学三年,有人问我干吗不谈恋爱?我说,我的良心被狗吃了,但还没吃完,还留下一点点,这一点点仅存的良知让我在每天吃完一份价值五毛钱的麻辣豆腐后,会想起父亲,想起父亲的眼神。这番无厘头般的答非所问让人大跌眼镜,个中滋味,恐怕只有我一人知晓。
父亲终究已经年迈,尽管他使出浑身解数,但大学三年,家里依然为我背上了8000元的外债。这笔钱,直到我工作了一年后才完全还清。但我欠父亲的债呢?恐怕几生几世都再难还清……尤其是在他可以安享天年之际撒手而去,更让我背上了终生都无法释怀的遗憾和歉疚。
在家里,我保存着一件紫色的雨披,一件至今都让人揪心的雨披。
2001年春,我上大二的时候,在课余觅得双份家教,每周可以给两个孩子上课,每月有400多元的收入――这足以让我不再轻易向父亲伸手。
2001年夏,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无偿献血,在得到医生递给我的一瓶牛奶后,还得到了一件作为献血纪念的雨披,上面印着“杭州市中心血库”字样。我没敢把这事和父母提起――在农村老人眼里,血肉之躯受之于于父母,献血是件不太能理解的事情。
2001年暑假,我打工之余回了趟老家,顺便将这件农村不太常用的雨披扔在家中……开学后,继续我的家教,继续挣我每月400多元的生活费。这事也没跟父母提起,我怕他们担心我瘦弱的身体(当时体重只有50多公斤)能否扛得住。
2001年冬,我放假回家过年。推开家门一看,吓人一跳:母亲坐在床上独自垂泪,父亲则两眼红肿,一人独自猛抽旱烟。“出了什么事?”父亲没有回答我,起身走开……
姐姐把我拉到一旁,劈头盖脸一顿责骂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,再缺钱也不能去干那事呀?”我一头雾水,再三追问下,姐姐才道出缘由――
前一天晚上,父亲外出时天下起了雨。因找不到雨伞,母亲想起我曾经带回来的雨披,翻箱倒柜找出来交给父亲。父亲接过来打开一看,映入眼帘的“杭州市中心血站”几个猩红的大字让父亲傻在那里。联想到我近一年时间没怎么伸手向家里要钱,敏感的父亲立刻想到了一件让他心疼不已的事情――孩子在杭州卖血……

姐姐还在不停地说着,但我已经什么也听不清楚……
母亲保留着父亲的身份证,就像保留着她对父亲永远的思念。尽管拿父亲的身份证到邮局取钱有违常规,但母亲一直认为,父亲还活着。我也这么认为……
每次在汇款单上收款人一栏内填写父亲名字的时候,我都会默默祈祷:爹,寄往天堂的汇款单,你看到了吗?你一定看得到!

寄往天堂的汇款单…… - 百合清泪 - 一帘幽梦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